迷霧後的愛情用圖.jpg

第二章 命定的相遇

又出現了!

夢境中,一個穿著芭蕾舞衣與舞鞋的女孩,華麗的跳躍轉身,曼妙輕盈的舞姿讓人不捨移開目光,可是她的周圍彷彿圍上了一層薄霧,不論夢境中的Eric如何追逐和調整位置,就是無法看清她的容貌,即便不斷的開口求她也無法讓她停下旋轉的腳步,只能目睹她離他越來越遠,只是他依稀聽到自己不斷的喊著:Sincere  Sincere.....

 

倏地,Eric滿身大汗的驚醒,用手擦了擦額頭沁出的汗,Eric起身下樓給自己到了一杯威士忌,怎麼又是這個夢?這個女孩到底是誰?反正也睡不著覺了,Eric轉身往書房走去,裡面除了兩面大大的書牆矗立在兩旁,中間正面對著門的是一張用檜木一體成形製成的書桌,旁邊則是一架透明的鋼琴,是Eric大學時期因為興趣所買下價值不斐的水晶鋼琴

將酒杯放在鋼琴上後,掀開琴蓋,Eric一雙修長的手在琴鍵間來回撥動,動人的旋律緩緩的在雙手的曼妙舞姿下流瀉出來,琴聲從原本的輕緩慢慢的加重,最後轉為急促高亢的音調,在最高潮的時候轉而由單音輕輕淡淡的譜出了哀傷的琴韻,最後趨於平淡而靜止。這首旋律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會在腦海裡出現,每次彈奏都非常的熟悉,但是卻不知道在哪裡聽過,但就是印象深刻!尤其是每當做了這個夢之後,就會本能反應的想要彈奏,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天啟?!

Eric心中一直覺得苦悶,冥冥之中總有個聲音告訴自己,自己這些不正常的反應都與遺失的那五年記憶有關,雖然也曾試圖要找回,但是因為接手公司太忙,加上沒了那五年的記憶好像對生活也沒有什麼影響,所以似乎也沒有那麼迫切需要找回,因此就一直耽擱著...

翌日

Eric踏著穩健的步伐,準時的在6:30出現在辦公室門口時,很詫異的發現姚瑀彤已經穿戴整齊的站在他的辦公室門口,「妳在這裡幹嘛?」

小彤抬頭緩了一下情緒,恢復了以往嬉皮笑臉的模樣,開口說:「總經理早安,我幫你準備了早餐,想跟你提下半年度的招商計畫」,語畢給了Eric甜甜的笑容,臉頰上好看的兩個梨窩漾出了無害的親和力...

Eric一時不查看的失神,咳咳兩聲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就算是要談招商計畫也應該在會議時間上談,不需要一大早在辦公室門口堵我吧?!」

小彤聽完Eric的話,卻收起平時的嬉皮笑臉,臉色轉為嚴肅的告訴Eric,「我在整理過去的活動資料與業務報表的時候,發現了奇怪的事情,甚至找出了我們公司接連四年來總是虧損的原因...」

Eric挑起眉看著小彤:「妳發現的?」雖然姚瑀彤提的這件事情很重要,但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想捉弄她...

但小彤卻沒了平時的傻裡傻氣,正色道:「對,所以我希望可以在其他人到辦公室之前,先跟你談談!」看著姚瑀彤難得認真的表情,Eric只好收起捉弄她的興致,打開辦公室的門:「進來說吧!」

辦公室內

姚瑀彤將這一個禮拜在辦公室打地舖不眠不休整理出來的資料攤開來給Eric看,並說明著:「我們公司在五年前不知道為什麼跟一間叫尚易的貿易公司合作,並且從隔年開始大量的從他們公司採購進口的紅珊瑚寶石,而且連續三年,進口的量都比前一年多了50%,這樣根本就不合邏輯!再來,這間公司會成為合作廠商並沒有經過正規的審核,而是莫名其妙的在五年前就納入公司旗下寶石產業的合作貿易公司,最奇怪的是,從這間公司進口的紅珊瑚寶石,我們加工製成飾品銷售到歐美市場,退貨率高達六成,我們卻從來沒有檢討過是否還要繼續與尚易合作,反而還逐年增加對他們的採購量,而且一增加就是50%,總經理您不覺得很奇怪嗎?」

Eric:「是蠻奇怪的,但即使是這樣,這對我們的影響應該不大,因為我們本來就不是靠製作寶石飾品在賺錢的,當初會有這個產業是因為小妹喜歡珠寶,董事長疼愛她所以給她的一個事業,這應該沒什麼好注意的吧?!」

小彤:「不,不是這樣的,有問題的是這間尚易貿易公司,你知道他的負責人是誰嗎?是趙郢成!」

Eric聽到這個名字,不禁失聲:「你說什麼!」

小彤:「總經理,我是還沒有查出來趙郢成為什麼要成立這間公司來介入我們的商業操作,但是他老人家會介入,表示一定是要做些什麼了,不然不會有這些動作!另外,您可能不知道,蕭小姐對尚易貿易公司的採購量,單位金額不是百萬,而是億,我想這也是我們公司旗下珠寶產業的會計師每次到了年末要出年度財務會計報告的時候,總是一拖再拖的原因!」

Eric:「你說美蓮亞對尚易的採購單位金額是億?妳從哪裡發現的?」

姚瑀彤接著拿出另外一份用牛皮紙包的緊實的卷宗,裡面清清楚楚詳載了這五年來美蓮亞的資金流向,的確上面的金額比會計師送交到總公司財務會計報表上的數字多了兩個零來著...Eric,手緊握住卷宗,瞇起眼看向姚瑀彤,「妳怎麼會有這份資料?!」

小彤老實的回答:「我在T大集團的綜合倉庫翻找過去五年來的招商活動資料的時候,無意間看到一個用塑膠袋裝著放在一個破舊塑膠盒的牛皮紙包,本來只是想要順手幫忙拿去資源回收,卻發現雖然外觀很破舊,但是裡面嚴嚴實實的包了好多層好多層防水防火的包裝素材,覺得很奇怪,所以就拆開來看,畢竟如果是機密資料是不可能放在倉庫那邊隨意丟棄的,但如果是要丟棄的資料幹嘛還包的這麼密不透風,覺得很可疑,所以就拆開來看,只是我一開始也沒有想到會是這麼重要的資料!」

Eric沉默了好一陣子,抬頭看向小彤:「這件事情先不動聲色,後續會有需要妳幫忙的地方,妳先回去上班吧!」

姚瑀彤前腳才剛跨出Eric的辦公室,就聽到Eric接起電話:「茱茱,怎麼了,這麼早就起床給我打電話阿?」隨著辦公室的門關起,小彤的眼色暗了下來,茱茱就是煜樊口中那個受盡蕭家寵愛的小妹,董事長領養的養女,蕭鈴兒,英文名字Julia,煜樊總是親暱的叫她茱茱,雖然當時結婚的時候,煜樊總是拍胸脯的保證只把她當作妹妹,可是人家卻把他當成了此生唯一要嫁的對象,要不是當年流產假寐,她也不會聽到蕭鈴兒這麼惡毒的自白...

瑀彤其實並不是故意要針對蕭鈴兒的,只是好巧不巧這些事情剛好讓她發現了,本來智商就高的瑀彤當然不可能讓蕭鈴兒有機會傷害煜樊和當初也很疼愛她的老董事長,煜樊的爺爺!

 

夜晚這樣的寧靜,瑀彤靠在自己住所的陽台欄杆上,喝著用洋甘菊和薄荷葉泡成的舒眠茶,心思不知不覺飄回了約莫六年前,她與煜樊在英國相遇的那天....

『ㄍ一~~~~~~~~~~~』一聲很長的煞車聲倏地次入耳裡,隨之而來的是兩方的叫罵聲

「Shit! Can you drive or not? I wonder how you got your driver's license 」說話的是騎著腳踏車戴著半邊耳機,身著白色T續、藍色牛仔褲,綁著馬尾的女孩!

『Come on!What are you doing』說著的同時,男子比著上方的燈號,『Red light!』

女孩這下氣壞了,扔了腳踏車走到車子前座敲著車窗,搖下車窗的是副駕駛座的男子,將好看的側臉轉向女孩對她露出溫暖的笑容,而坐在駕駛座的男子則整以暇的挑著眉看著女孩...

女孩看著副駕上的男子,一時失了魂,沒想到男子快速的開口:「嘿,妳是那個年紀輕輕就獲得Royal Ballet邀請進入他們學校的Sincere嗎?」

『是的,但你怎麼知道我?』女孩好奇的問著

「ㄟㄟㄟ,我管你是新西兒還是新東兒,妳的腳踏車擦撞到我的車了,快點賠錢,不然陪老子喝兩杯也可以抵債,老子買單!」駕駛座上的男子大喇喇的說著!

『喂喂喂,旁邊那個把老子掛嘴邊的小鬼,我是綠燈你才是紅燈,你是色盲阿?!而且我騎在自行車道上,你本來就要禮讓我ㄟ....』瑀彤氣急敗壞的說著

「你這人怎麼不講理阿?別以為你是女生我就不敢對妳怎樣,我告訴你....」駕駛座上的阿健不客氣的叫囂著

「好了好了,別吵了,既然大家都有損傷,不然一起吃個飯大家交交朋友,難得他鄉遇故知呢!」煜樊陪著笑臉,打著圓場,語畢轉過頭來給了瑀彤一個親切的笑容...

 

瑀彤永遠都不會忘了當時坐在副駕駛座對他笑的煜樊,那雙溫柔的眼睛...

煜樊,你到底什麼時候才會記起我呢?

 

未完待續....

全站熱搜

小女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