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霧後的愛情用圖.jpg

第一章 不離不棄

「你是在搞什麼飛機?!誰讓你自做主張答應這件事情的?媽的!還不趕快回來,Fuck!」喀,一聲巨大的掛電話聲從總經理辦公室傳出來...

同事們都在議論紛紛:這下小彤真的死定了,沒看總經理這麼生氣? 這樣很好阿,我一直都覺得她佔著茅坑不拉屎,換下來也好...

『ㄟㄟㄟ,誰讓你們這樣公然說長道短的阿?手上工作都忙完了太閒了阿?』邊敲桌子邊吆喝的,是部門主任葉芸,但其實她心理也犯著滴咕:到底是出什麼事了?

 

小彤急急忙忙的從客戶那邊趕回公司,雖然在電話中被罵了,但是她其實不懂,讓她把客戶的要求答應下來的不就是總經理嗎?為什麼要在電話裡這樣怒罵她?

從客戶那邊回來已經是下午五點多了,很多早班的同事也開始陸陸續續下班,一回來小彤果不其然的就被叫到總經理辦公室裡...

Eric一看到小彤就猛然的拍桌,卻在開口前停頓了五秒鐘緩和了語氣才開口:「妳最好有合理的解釋,不然妳明天就不用來了....」

小彤雖然心裡害怕,但是卻一臉茫然的看著總經理Eric,「不是您叫我我把客戶的要求答應下來的嗎?」接著翻出手機把簡訊show給Eric看,Eric接過手機,看著上面的中文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寫著『把客戶的要求答印下來,在回來報告!』

Eric心裡又咒罵了一聲:fuck,中文打錯字果然就差了十萬八千里,接著抬頭看著小彤:「那妳是沒有腦袋嗎?這種條件怎麼能答應?!」

小彤無辜道:「我也覺得不可以啊,可是你下了聖旨我只能照做啊!我上次沒有照做你就扣我年終獎金了耶!」

Eric當下氣的只想掐死眼前這個臉蛋清秀,有著漂亮眉型,笑起來有可愛梨窩的女孩:姚瑀彤!

「妳....妳去給我把今年的庫存量還有目前排線上工廠還有空檔的生產線產能列出來,沒有整理完今天不准下班,聽到沒?!」Eric一邊搓揉著太陽穴,一邊下達指令,接著拿起手機整準備撥打,抬眼看見小彤還站在桌前,問她:「還不動作?」

小彤唯唯諾諾的指著總經理手上拿著的手機,說:「那您可以把手機還我了嗎?」

出了辦公室,葉芸馬上就靠上來關心,「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還好嗎?」

小彤:「沒有,就是被罵,還有今天要把庫存量和今年工廠有空檔的生產線產能列出來,不然不能下班,還好啦,至少明天還可以來上班,放心放心...」

葉芸大驚:「今天已經要加班了,明天還要來喔?真的是要把妳操死就是了!」

小彤:「咦,妳明天不用來喔?」接著大驚:「妳被開除了嗎?!」

葉芸用力推了小彤的頭說道:「妳才要被開除了,我哪這麼衰。明天是星期六啦!」

小彤:「喔~是喔,哈哈哈,好啦,妳趕快下班,妳老公在等妳了吧,我先去趕工囉!」

弄著弄著,不知不覺已經午夜12點了,看著手上只完成了八成的工作,小彤又餓又累,只好起身拿了放在座位旁邊櫃子裡的泡麵,去茶水間泡碗麵,順便再沖杯咖啡,走動一下,等下還要奮戰,不知道今天是不是得睡在辦公室勒,正當小彤拿著泡麵回座位的時候,Eric正從辦公室出來:「妳怎麼還在這裡?」

小彤心裡不斷的翻白眼:不就是你叫我整理庫存量和空檔生產線的產能嗎?不然我幹嘛在這裡,你這個阿都仔白痴,卻言不由衷的說:「總經理,因為我工作還沒有用完,您說沒有用完不能下班,所以小的不敢下班....」

Eric嘆口氣,問道:「弄到哪了?我看看」

其實小彤的效率算是很好的了,那些工廠回報的速度都很慢,可以完成到八成著實是不簡單,但不知道為什麼,Eric就是不想稱讚她,但看著小彤「又」要吃泡麵,卻有點於心不忍,畢竟她年紀還這麼小,於是開口說:「剩下的明天再做,中午前把整理好的報告交到我桌上,知道嗎?」

小彤開心的大叫:「真的嗎?謝謝總經理!」於是快速的把東西收好,桌面非常的乾淨,但小彤卻仍然坐在座位上,Eric看著她:「東西不是都收了嗎?還坐著?」

小彤:「因為泡麵才剛泡好很燙,不吃很浪費耶!」Eric難道笑了:「所以妳要吃完才走?這是泡麵耶!」這又不是什麼昂貴料理或是什麼美食,竟然願意留下來吃完才肯走?!這讓Eric非常的吃驚!

小彤:「對阿,這是泡麵,也是一種食物,是我來到這間公司最常吃的食物,也是我當了你的貼身助理之後幾乎餐餐吃的食物!」小彤無心的話語,聽在Eric的耳朵裡非常的刺耳!

「那妳的意思是,我虐待員工囉?!」Eric帶著有點危險的笑容,把臉貼近小彤,從齒縫間噴出了這幾個字

小彤則是邊咬著泡麵,邊口齒不清的說:「沒有虐待,頂多就是有點奴役而已!」說完馬上快速的把碗捧起將湯喝完,並對著Eric打了一個大大的嗝,然後滿足的擦擦嘴,拿起包包一溜煙的跑了,邊跑邊對Eric說:「總經理,拜拜!」

Eric看著小彤越跑越遠的身影,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很熟悉,卻有點迷茫,為什麼總是想要把她留在身邊,但她明明就又笨又迷糊....

走在回家的路上,小彤慢慢卸下心防,反正現在三更半夜也不會有人注意她,於是開始哭了起來:煜樊,你真的什麼都記不起來嗎?即便我在你的身邊,同樣的人同樣的氣息仍然無法喚醒你的記憶嗎?你就這麼不願意記起我嗎?

姚瑀彤,看起來二十多歲,實際上已經三十好幾了,曾經是很有名氣的芭蕾舞者,但是她有個怪癖就是都不喜歡拍照,所以除非是那個圈子的人,不然一般人很難把她的名字跟芭蕾名伶聯想在一起,更何況她出演時用的都是英文名字Sincere

Eric,T大集團的準接班人,精通八國語言,尤其對於併購與跨行整合特別專精,英國留學回國後本就安排接班家族企業,無奈發生了一些插曲,雖然最後仍然按照蕭父的期望回到家族企業,可那段空白的記憶也一直是蕭家人擔心害怕的回憶,深怕一個不小心會讓蕭煜樊想起他空白的那五年記憶....

時序回到半年前,下午三點半在律師事務所的樓下,姚瑀彤站在門口等著蕭煜樊的到來,不知道為什麼,雖然提出離婚的人是姚瑀彤,但今天心臟卻沒來由的跳的好快,似乎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一樣,沒多久,姚瑀彤接到電話:「請問是蕭太太嗎?我們這邊是H醫院,你先生正在急診室搶救,需要你過來簽手術同意書....」姚瑀彤當下什麼都沒有聽到,緊急攔了計程車就往H醫院跑,心裡不斷默念:煜樊,你千萬不能有事,千萬不能,拜託!

簽完手術同意書,等在手術室的門口,姚瑀彤焦慮的來回走著,沒多久蕭煜樊的父母也來了,蕭母看著姚瑀彤一臉嫌棄,忍不住咒罵:「都是你這個掃把星!如果煜樊出什麼事,我看你要拿什麼負責!」「好了,不要再說了,先救回煜樊要緊!」蕭父說著,走過來拍拍瑀彤的肩

手術歷經了六個多小時,總算是給蕭煜樊撿回了一條命,但是由於腦部受到嚴重的撞擊,這三天是危險期,如果撐過了大概就性命無憂,再來就看什麼時候可以醒來,然後做後續的治療,但不知道為什麼,三天後蕭煜樊的生命跡象趨於穩定,可是卻一直沒有醒來,腦部一愧壓在海馬迴的血塊也一直沒有散開,終於在半個月後,蕭煜樊醒了,但是蕭煜樊認得蕭父蕭母,認得他的朋友、親戚和同事,就是不認得姚瑀彤!

當下姚瑀彤本來覺得蕭煜樊是故意假裝不認得她的,直到蕭父把姚瑀彤帶到門外,告知她煜樊腦中有一個血塊壓在控制記憶的海馬迴上,所以可能是真的不認得她,並央求姚瑀彤:「如果煜樊不認得妳了,妳可不可以就當做彼此不認識,反正你們本來也要簽字離婚了,請妳不要讓他再次在你們之間的不愉快過往反覆痛苦?算爸爸求妳了,好嗎?」

姚瑀彤噙著淚:「爸,可是...」沒有等姚瑀彤說完,蕭父接著說:「你們住的房子、開的車子,你們所有共有的財產,我都會出售,賣掉後的所有金額我都會給你,只要你不要再出現在他面前,你們的婚姻關係,我也會幫你們處理好,以後你跟蕭煜樊就當陌生人吧...」

姚瑀彤沒有再說話,默默的擦掉淚水,緩緩的走離開病房,走離開蕭煜樊的人生....

 

未完待續....

 

全站熱搜

小女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