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黎明的曙光

「今天天氣很好喔,有溫暖的陽光,氣溫也剛好,等你醒來,我們在一起去散步,享受陽光喔!」我在皓恩的床邊,替他按摩手臂的肌肉,也陪他講講話。

皓恩從車禍昏迷到今天已經半年了,這中間雖然生命跡象穩定,但是始終沒有清醒過來。我每天下了班,都會來醫院跟福叔換班,假日的話會從早上就來陪皓恩。這段期間皓恩的身體狀況穩定,不像半年前在鬼門關前繞了好幾圈又搶救回來,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中間,醫生有來溝通過很多次了,皓恩的狀況,有可能會一輩子都這樣,也就是變成植物人,可是我始終不願意放棄,我相信,皓恩有一天一定會醒過來的!

公司也在傲天的幫忙下維持了穩定。原來傲天是皓恩大學的死黨,對於駭客、防駭非常的有興趣,有興趣到可以成為美國中情局的特殊顧問,他這樣的神祕大人物為什麼願意來幫皓恩解決這個對他來說是小案子對皓恩來說是大案子的問題呢?除了是因為死黨有交情之外,更因為他忙了這麼長一段時間,想要休息一下,所以去年是他的休假日,對他來說幫忙監控和處理,不傷時間與腦力。此外,傲天也是皓恩的特殊代理人,當皓恩的生命危及或是處於無法行使公司職務時的第一優先代理人。

「語庭,皓恩今天狀況怎麼樣了?」傲天來了,維持一貫的低調風格--就是從頭到腳都烏漆麻黑的服裝。

「跟昨天一樣,不過今天的天氣很好、很舒服,我想皓恩今天也比較舒服。」我溫和的說著,手上的動作沒有停止。

「國外有一個特別的技術,你要不要讓皓恩去試試看?透過特殊的儀器,讓輕微的電流通過腦神經藉以刺激,使腦神經活絡,幫助腦部的活動復甦,讓昏迷的人可以清醒!不過目前國外成功的案例只有1例,而且還處於實驗階段。」傲天把上的資料拿給我看,並說明著。

我看著資料,上面印著『極機密』,「這...」我欲言又止。

「沒錯,這是目前美國中情局針對情報員做的。有些情報員因為執行任務腦部受傷導致昏迷不醒,但是很多重要的訊息都在他們的腦裡,除了積極的做腦波讀取的技術研發之外,他們當然也希望優秀的情報人員不要因此而折損,所以也積極的做這樣的研發治療,期望可以治癒執行任務受傷的情報員之外,也可以把遺失的拼圖拼回,讓線索連貫,所以這沒有對外,只有內部組織高層知道這個。」傲天解釋著。他看著皓恩,在看看我,忍不住嘆了口氣,「我這個人平常很不喜歡管別人的事情,但是我看著你們兩個,實在是...。你考慮看看吧!」

跟傲天閒聊了一陣之後,傲天先離開了。我坐下來仔細的閱讀了這份文件。因為還在實驗階段,所以會產生的後遺症包括了失語或是某些功能的障礙,譬如說智力受損、四肢不協調或是失明。因為透過電流的刺激,無法確定對腦部造成的傷害如何,而且成功的機率也很低,看著文件,我很猶豫,雖然我很希望皓恩可以醒來,但我不想讓皓恩冒險,如果他幸運的醒來了,可是卻有了上述的後遺症,我想無論是哪一種,對皓恩都不是好事。看著皓恩,我好不捨,好心疼,手輕撫著他熟睡的臉,眼淚忍不住,緩緩落下...

思緒飛回五個月前我趕回醫院的那個早上。福叔跟我說了這一個月來的事情。

原來皓恩是為了保護我,所以把我革職,希望我可以待在家中不要被壞人動到。皓恩一直都知道我有請人家去解鎖公司的資料,但是那個「奧天」的等級太弱了,人家傲天在他一有動作的時候,就啟動了防護,所以我找的「奧天」才會花了這麼久的時間都破解不了,為什麼最後會看的到資料呢?因為傲天用了點小技巧,讓奧天只看到那一筆的資料,他沒有空跟這個小兒科玩遊戲,他當時在處理皓慈的事情,果不其然那位「奧天」很得意的跟我說了那些他「駭」到的資料...因為發生了我這個小插曲,所以傲天跟皓恩提議,不如將計就計,要用這個方法把藏在內部的禍源找出,所以故意設了一個局想要引蛇出洞,才會上演那一幕皓恩來我房間質問我的戲碼,而為了使那齣戲逼真,讓我以為他說的「傲天」跟我認識的「奧天」是同一個人,所以還花錢讓「奧天」去拉斯維加斯玩了一個月,讓我無法跟他求證。只是皓恩沒有算到,他的媽媽,喔不,是後母會把我趕出去...我更沒有想到的是,對皓恩家造成威脅的人,竟然是皓恩的雙胞胎弟弟,皓慈。不過人的心結如果打不開,又被恨意蒙蔽了眼睛,真的很容易就做出了錯誤的事情。另一件讓人沒想到的事情,是皓恩的弟弟皓慈,會愛上了他們小媽的女兒,書涵,嗯...正確來說是詩芸。羅夫人跟詩芸還沒有相認,但是詩芸跟我們住在一起。她清醒後的隔天,只願意跟我一個人說話,而且第一句開口跟我說的話就是「對不起」。其實我不怪她,如果我是她,我說不定也會做跟他一樣的事情,為了自己愛的人,我想我也會吧。

我只是沒有想到,我離開後竟然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

只是她現在心理還牽掛著皓慈,某些層面上,也還沒有辦法接受羅夫人,我想是需要時間的吧。詩芸現在的肚子已經八個多月了,十月左右就要生寶寶了,皓慈也因為在獄中表現良好,可以假釋,今年的年底就可以回來了,到時候他們一家三口就可以團圓囉!我想羅夫人很高興,皓恩如果知道了,一定也會很高興的。

 

 

晚公司很忙,福叔打電話來要我好好休息,別過去換班了,我想說今天把工作趕完,明天在好好的陪皓恩好了,所以就接受了福叔的建議,今天沒有趕過去。其實明天是我的生日,我想給自己放一天的假,想要在醫院,好好的陪著皓恩,跟他一起過我的生日。

翌日清晨~

鈴~~~~~~手機響起,我將電話接了起來。

電話那頭,「語庭,你可以回來公司一趟嗎?公司的網站出現了奇怪的...現象!」助理焦急的說著。臨時出了狀況,我回覆著「我現在馬上回去,你不要急。」

進到公司,部門的人一點都沒有焦急的現象,雖然心中覺得怪怪的,但是因為心理掛記著網路行銷部門的事情,所以急著往會議室走去。「怎麼樣了,你說網站發生了什麼奇怪的現象?」跟助理說話的同時,我也急著打電話給傲天,該死的,傲天電話打不通。

「語庭,語庭,你看一下畫面」助理喊著我。

我抬頭,看著投影布幕,上面哪有我們公司的網站畫面。畫面上有個人捧了超大束的紅玫瑰,背景是T大醫學中心的VIP病房,床上坐的是....皓恩?

「語庭,生日快樂!我最愛的妳,我醒了,這一次我不會在讓你從我的身邊離開的!」畫面

上的皓恩溫柔的笑著...

現在是什麼情形?今天愚人節嗎?我對著螢幕大吼「羅皓慈,你覺得這樣很好玩嗎?開我這種玩笑很過癮嗎?你太過分了!」我失控的大吼,眼淚不斷落下,接著我奪門而出,畫面中的皓恩不斷的大喊「語庭,不是的,語庭.....」

終於在我狂奔,眼淚模糊視線的狀況下,結結實實的撞在傲天的胸膛,終於停了下來!我癱軟在地上,無法理解皓慈為什麼要這樣刺激我!他知道我很愛皓恩,他知道我一直在等皓恩清醒,可是為什麼要在我生日的這天開我這個玩笑?我陷在自己的情緒裡,一直無法平復!

傲天把我拉起來,搖晃著我「清醒點清醒點!還好我有趕回來,妳衝出去如果也給車撞昏迷了怎麼辦?現在是怎樣?大家輪流躺VIP病房很好玩是不是?」傲天說的氣呼呼的,但是我根本就沒在聽。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也沒有發現公司櫃檯的接待小姐不在,我站在那兒一直哭,傲天受不了的走到旁邊去打電話,斷斷續續的只聽到「快點過來處理啦...你....誰叫..要....你死定了你...」

沒多久,公司的玻璃門開了,一開始走進來的是抱著女兒的皓慈,後面跟著....跟著坐在輪椅上由福叔推著的皓恩?!

我淚眼婆娑的看著進來的幾個人,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景象!皓恩,真的是皓恩嗎?

我慢慢的,慢慢的往皓恩走去,舉起顫抖的手,皓恩舉起他的雙手,握住我,「語庭,真的是我!」我在也無法克制的跪倒在他懷裡哭了起來,他輕撫著我的長髮,柔聲的說「不哭了,我真的回來!」

「語庭」皓恩喚我。

「嗯?」我抬起頭,淚眼汪汪的看著他。

「生日快樂!」說完他低頭吻我。

「真是夠了你們兩個!」一個好聽帶點殺氣的聲音,從大門那傳了過來!

是莉娜...

未完....待續....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Jenice社群生活碎碎念

Jen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