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夢醒

「夫人、老夫人!」福叔畢恭畢敬的對著門口走進來的兩位貴婦彎腰成九十度,語氣帶著敬意。

「Jason呢?怎麼沒看到人!」福叔稱作夫人的那位貴婦,也就是皓恩的媽媽。皓恩的不在,讓她有些不悅。

「少爺今天在公司開重要的幹部會議,針對擴展海外市場做布局上的調整。」福叔簡潔有力的報告皓恩不在的原因。

「我們家皓恩真是個值得信賴的好孩子啊!」老夫人,皓恩的奶奶,得意的稱讚著自己的金孫!

「奶奶」皓恩一進門,就嘴甜的喊奶奶,還不忘送上大大的擁抱,我跟在他的後面,微笑的看著這對祖孫倆。
這就是天倫之樂吧,我在心裡這樣想著。

「奶奶我跟你介紹,這位是語庭,...」皓恩介紹著我,為免他又亂介紹,所以我趕緊插話,「羅老夫人好,我是皓恩的員工,我叫卓語庭」,微笑的對著慈祥的老夫人自我介紹著。

「啊!我知道妳,妳是我們皓恩的女朋友吼!齁~齁~齁~齁~」奶奶的一句話,害我整個人傻在那邊。皓恩怎麼又亂講,心裡犯著嘀咕。沒想到皓恩竟然靠到我的耳邊揶揄我道:「有沒有很開心啊?我奶奶說妳是我女朋友耶!」。害我當下臉又整個紅了起來。

「咳!咳!」夫人出了聲「媽,您別亂講,她哪是我們Jason的女朋友!Jason有未婚妻了,您忘了書涵嗎?」

夫人的話,讓我的腦袋轟然大響,整個人呆立在原地,後續奶奶說了什麼我都沒有聽到,只是傻傻的站著。此時福叔看著我搖搖頭,拍拍我的肩膀,輕聲說「先回房梳洗一下吧!等下要用餐了!」
我這時才回過神來,應著「好。」,轉身往樓上的房間走去。皓恩看著我,眼底儘是不捨。

「媽,你為什麼要這樣!書涵不過就是我的朋友,我跟她沒有男女之間的感情...」皓恩對著他媽媽爭取著他感情的自由。

「好了,我不想聽!你結婚前想要多玩玩、多看看,我不反對。不過你挑對象也挑個像樣點的!那個女孩子的背景這麼差,你也敢說她是你女朋友,不怕丟我們家的臉嗎?!」皓恩的媽,尖酸刻薄的言語,一字一句,我都聽在心裡。我知道自己是孤兒,知道自己沒有錢、沒有家世背景,可是我很認真努力的生活,我不偷不搶,想要的東西都是自己努力去爭取來的,是哪裡丟了皓恩跟他家族的面子?整理了情緒之後,我著一身輕鬆的服裝下樓。

皓恩想要出聲反駁,我走過去,拉了拉他的手,示意他不要,才讓他壓下脾氣,把話吞了下去。

 

飯桌上

低迷的氣氛持續著,大家各自安靜的吃著自己面前的餐點,整個飯廳鴉雀無聲。

「哎呀,悶死我了!」奶奶忍不住出聲了!「吃個飯弄得我要氣喘了!皓恩,跟奶奶說說你這陣子有什麼新鮮的事情給奶奶我解解悶!」

皓恩對奶奶笑了笑,轉過來看著我,溫柔的說,「這幾年,讓我覺得活著有生命力,就是認識了語庭!」此話一出,當場奶奶笑的合不攏嘴,反觀夫人就臉色難看到一個不行!

「語庭在工作上,是我很得力的助手,公司的網路行銷都是她管理的,她所帶的團隊績效非常的突出;生活上,她的熱情與正向思考的能量,總是讓我在遇到挫折時能有所轉換;相處上,她很獨立,有自己的思考模式跟主見,我可以跟她聊很多事情,每天都有說不完的話,只要有她在,整個氛圍都輕鬆了起來,而且她很有責任感...」皓恩滔滔不絕的說著,突然夫人拍著桌子,從嘴縫冷冷吐出兩個字「夠了!」。

我當下嚇了一跳,手中的叉子還不小心掉到地上。
「吭啷」這一聲,大家的目光全都望向我這個地方。福叔趕緊彎下身幫我把叉子拿起來,並更換了新的餐具給我。

「沒教養,吃個飯餐具都拿不好!」皓恩的媽媽嚴厲的指責我。

「現在當家裡沒有大人了嗎?什麼時候開始這麼放肆、沒家教,吃飯這麼吵!」當下,夫人氣的臉色鐵青,推開椅子站了起來,扔下餐巾,「我吃飽了!」轉身回房去了!

我懊惱的跟皓恩還有奶奶道歉,皓恩摸了摸我的頭,柔聲說「沒關係,我媽就是這樣,妳別放心上。」

「是呀,小丫頭,我那媳婦只是嘴不好,人很好的啦,別被她這樣嚇到!當我們羅家的媳婦,膽子可要大一點唷!呵呵~」奶奶親切的跟我說著。

說不放心上是騙人的,我好怕夫人不喜歡我會硬拆散我跟皓恩。如果是一年前,我可能還可以假裝走的瀟灑,但是現在,我知道我沒有辦法,連假裝都做不到,對皓恩,我整個人早就深陷其中了!

手機鈴響,「語庭,密碼我破解了!你猜的沒錯,買育幼院土地的人,真的是羅皓恩的公司!」朋友肯定的說著。

「你確定?」當下我心裡想:怎麼會這樣?!皓恩為什麼要這麼做!我整個人心裡好混亂。
電話那頭,朋友還嘰哩呱啦的說著「喂,妳到底有沒有在聽阿?妳有聽到我剛剛說的嗎?你誤會羅皓恩了!」

「蛤?什麼?你說什麼?我誤會?可是你不是說買土地的人是皓恩的公司?」我一時之間,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

「我說,你誤會羅皓恩了!的確是他把土地買下來的沒錯!但這是為了讓育幼院不被拆除,他將土地買下,動用了關係,把它轉為私有土地,而且還把它登記在妳名下,這樣妳的院長和育幼院的小朋友就不會沒地方住了!聽懂了嗎?!」

掛了電話,我的眼眶盈著滿滿的淚水,皓恩,謝謝你,謝謝你為我做的一切!我心裡默默的、不斷的說著。

翌日清晨

「叮咚!叮咚!」

「福叔!」門外,是一位長相甜美、穠纖合度的妙齡女子。

「書涵小姐,早安」福叔也禮貌的回應著。

「書涵,你這小妮子,乾媽想死妳了,知道要來看我啦!」羅夫人非常親暱的跟她寒暄著。「乾媽,人家這可不是來了嗎?Jason呢?」書涵詢問著。

「你這丫頭,就知道妳來是為了Jason,呵!他啊,還在睡著呢!平常工作忙,假日讓他好好休息。來來來,快進來,別在門口站著!」羅夫人親暱的拉著書涵走了進來。正好,我跟皓恩一起下樓。

「Jason!」書涵看到皓恩開心的喊他!

「書涵,早啊!」皓恩也禮貌的回應她。這時她發現站在皓恩身旁的我。「這位是?」她發問著。

「借住在Jason家的可憐蟲,目前在Jason公司上班。」羅夫人如是的介紹我。心微微的抽痛著。眼看著皓恩的怒氣爬上了眉頭,我輕拉他的衣角,制止他發作。他握緊拳頭,在鬆開,深呼吸調節著情緒。

書涵見狀,連忙圓場「是Jason的員工啊,妳好呀,我是書涵,Jason的未婚妻!」算是告訴我:Jason是她的!

「書涵,妳在...」皓恩想出聲反駁,不料羅夫人接話「是呀,我未來的好媳婦在這兒,不要有人妄想飛上枝頭變鳳凰,烏鴉就是烏鴉,認份點!」

不意外的,書涵在這裡住了下來。

「叩叩」輕敲了皓恩的書房門。

「請進」皓恩回應著。

我進去之後,把門關上,看著皓恩,突然有些難過。他走過來,把我拉進懷裡,我們就這樣抱著彼此,沒有說話。最後,我輕輕推開他,跟他說「皓恩,我有事情想跟你商量。」

我們坐在沙發上,我的頭靠著他的肩。他摟著我輕聲問「要跟我說什麼呢?」我吸了一口氣,跟他說「我想要搬出去住。」沒等我說理由,他就斷然拒絕「不行!沒得商量!」
「皓恩,你聽我說,我不是要離開你,我只是想要搬出去住,我不想要因為我弄的每次家裡氣氛不好!家應該是讓你可以放鬆、休息的地方,但是我知道,你現在回到家裡生氣的次數越來越多,而且都是因為我,我不應該....」我急著跟皓恩解釋我想要搬出去的原因,沒預料的,皓恩低頭吻了我,吻到我快窒息了才放開我。

「語庭,我愛回家,是因為這裡有妳,知道嗎。書涵不是我的未婚妻。她比安雅還誇張,我跟安雅還是雙方爺爺同意認可的狀況下指婚的,不過因為我們兩個都各有選擇,也有共識,純粹是為了滿足老人家的歡心,所以配合演出。書涵是我媽在某個場合由別人認識介紹的女孩,她當初接近我媽媽我就覺得奇怪!不過她很得我媽媽的緣,所以我媽老是覺得她的乾女兒適合當我的老婆,大約三年前開始,我媽就說書涵是我的未婚妻,而且這件事情只有她自己一個人樂著,我奶奶也不喜歡她!」皓恩解釋著。

「皓恩,我沒有懷疑你對我的心意,可是家裡老是氣氛不好,對你、對奶奶和對夫人都不好,不是嗎?而且我也不希望你們母子倆為了我起衝突。如果我搬出去,可以改善這樣的狀況,其實沒有什麼不好啊,我跟你的關係不會變啊。」我說明著我要搬出去的原因。

「語庭,我不要你離開我的身邊,如果你要搬出去,那我們就一起搬出去!」皓恩說著,我覺得他在賭氣,但是他強調,他只是不想跟我分開,所以最後這個提議就無疾而終。

原本以為,家裡氣氛不好是唯一的困擾,沒想到,更多意想不到的事情才正要開始!

「語庭,今天開始,我要跟著你一起做網路行銷唷!」書涵開開心心的跑到我的辦公室告訴我這件事情。

「妳要跟我做網路行銷?真的?」我有點訝異!怎麼會把書涵派到我身邊跟著我做事情呢?絕對不可能是皓恩指派的,那就是羅夫人囉?

「書涵,那網路行銷裡,妳對哪個區塊比較有興趣?或是對哪個領域比較懂呢?」我可是很誠懇的跟她討論,想幫她安放在適當的位置,沒想到她的回話讓我火冒三丈!

她好整以暇的坐在我對面的沙發,開口說「妳有沒有sense啊!本小姐跟妳客氣,妳還真的給我爬到我頭上啦!我可是千金大小姐ㄟ,敢分配我工作,妳腦袋秀逗了嗎?」等一下,等一下,現在講話的是過去跟我同住在皓恩家,講話甜甜又輕柔又有禮貌的書涵嗎?我整個人有點時空錯亂的感覺!

「我是不想讓你有機會接近我的Jason,在妳底下作事?!我呸!」書涵這個當下,整個就像是變了個人一樣。

「而且網路行有什麼好搞的?砸錢就好了,也不知道Jason成立這個部門幹嘛?是可以產出什麼東西,我一定要叫乾媽把這個部門收了,浪費我Jason的錢,淨養些沒有用的人!」她整個人哇啦哇啦的說了一堆沒品、沒見識且沒水準的話和論調!

「如果在妳眼裡的網路行銷這麼不值得做,那我想妳也不需要委屈自己來這邊工作,我們這裡也請不動妳這樣的大小姐,妳請回吧!」我也老大不高興的回應她。要到別人的地方撒野,也先撒泡尿照照鏡子,這麼沒禮貌!還好她也不想做,順勢讓她離開好了。

「正合我意!本小姐一分鐘都不想待!」她拿著她的包包,站起身來,轉身,踩著她10公分高的跟鞋走出了我的辦公室。

「什麼鬼啊!我又沒有拜託妳來」我心裡不斷的犯著嘀咕,以為送走了瘟神,沒想到,是我跌進了她的陷阱。

忙了一天,回到家,開了門,就聽到書涵呼天喊地的哭聲,我進了門,大家都臉色凝重,更遑論羅夫人整個人臉色鐵青到不行。

「發生什麼事了嗎?」我往他們走近,不知所以的問著。

「卓語庭,妳好大的膽子,我讓書涵去跟妳一起做事,已經很委屈她了,要不是她懂事聽話,憑妳還想支配她做事?我們書涵可是留美的博士回來的,妳竟然還敢嫌棄她!」羅夫人完全不停口的猛罵!

我整個人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應對,我轉頭看著福叔,卻看到福叔面有難色!

我吸了一口氣,盡量保持和緩的詢問「請問,這樣的指控從何而來?」

接著,羅夫人把手機的錄音放出來:「書涵,網路行銷裡,妳對哪個區塊懂呢?我想妳也不需要委屈自己來這邊工作,我們這裡也請不動妳這樣的大小姐,妳請回吧!」

「這些都是你說的話吧,妳怎麼膽敢這麼大口氣?你以為你是誰!」羅夫人又開砲了!

「那個錄音是斷章取義過的,完整個過程根本就不是這樣!書涵整個過程妳應該很清楚...」我解釋著,但是沒想到,書涵的回應著實讓我火冒三丈!

「語庭,我知道自己在網路行銷很生嫩,因為那個領域不是我的專長,可是你這樣針對我,我真的很難受!」書涵說的梨花帶淚,我可是氣的眼冒金星!

「妳在胡說什麼?我根本就沒有嫌棄妳,是妳自己大言不慚,而且是妳本來就不想做,妳怎麼可以說謊還剪輯錄音檔來污衊我!」我根本就氣瘋了!我沒有做過的事情我是絕對不會承認的!

就在我跟書涵爭論不休的時候,皓恩開了門進來,原來是福叔看狀況有些失控,偷偷退下打電話請皓恩回來。妙的是,書涵一看到皓恩回來,就撲到他懷裡,一副受盡委屈的模樣!我的個性倔,我才不要像她那樣,我沒有做錯事!

「到底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皓恩開口問,用眼神詢問我。我正要開口,羅夫人搶先回話了「妳的好員工,把書涵批的一文不值,人家書涵這麼懂事,願意去跟她學,人家可是堂堂留美的博士回來,妳這個卓語庭竟然嫌棄人家,還把書涵趕回來,你說這像話?你聽這個錄音!」於是乎,那個亂七八糟作假的錄音檔又再次被播放出來。

「語庭,這是真的嗎?這些話是你講的?」當皓恩這樣問我的時候,我整個人心都碎了!皓恩竟然這樣問我?難道在他心裡我是這樣的人?我是這麼尖酸刻薄的人?別人都可以誤會我、不理解我,但是...皓恩怎麼可以?

我的眼眶噙滿了淚水,但是倔將的我賭氣的不讓眼淚掉下來,「你覺得是就是吧,沒錯,錄音檔裡的每個字我都有說過,滿意了嗎?各位!」我轉身跑回房間,任憑皓恩叫我的名字我都沒有停下腳步。

晚餐我沒有出房門,應該說,下班回家發生那件背黑鍋的事件之後,我都沒有踏出過房門。「叩叩」「語庭啊,福叔幫你煮了碗麵,你晚餐都沒有吃,福叔擔心你胃不舒服!」我開了門讓福叔進來,福叔放下麵,關心的問著我「還好嗎?是不是鬧胃疼了?」的確,我的胃很疼,但是心更疼,福叔溫暖的關心,讓我認不住哭了出來,福叔輕拍著我的肩,告訴我「福叔相信妳不會這樣,妳是這麼的善良,妳不可能這樣做的,這中間一定有什麼誤會啊。別哭了,乖!」

福叔相信我,至少福叔還相信我,但是,沒想到皓恩竟然不相信我!那個說過不會傷害我的人,現在,卻狠狠的傷了我!

隔天,我向公司請了假,我回到了育幼院,我把手機關機,希望可以與世隔絕,我只想好好的放空!

「怎麼啦,跟皓恩鬧彆扭了?」院長慈愛的拉著我的手,關心的問著。因為不想讓院長操心,所以我想了個工作壓力太大的理由搪塞過去。在育幼院整個人很放鬆,在這裡待了一天了,雖然不想走但又不能不走,不然院長肯定起疑心的。跟羽玲叮嚀了一些話,我就回去了。路上,我一直在想,為什麼皓恩不相信我呢?為什麼在他眼裡的我是這樣的人?我真的不懂!回到家,進了房間,我才心不甘情不願的打開手機,沒想到有一堆訊息,皓恩傳了5封,內容都是「你在哪裡?」我心想:現在才要緊張我,不覺得太慢了嗎?在往前看,是我那位駭客朋友傳來的「我被抓到了!」

突然我的房門被撞開了,接著走進來了兩個彪形大漢,後面跟著羅夫人以及書涵。

「妳真是好大的膽子,竟然敢找駭客入侵我們公司集團的電腦,妳這個沒有品德又手腳不乾淨的孤兒,是想要竊取我們公司的什麼機密去給誰?妳快給我說,不然我就把妳送進警察局去!」羅夫人連珠炮似的罵,這些日子以來我也習慣了!

「好啊,你送我進警察局好了,我倒要看看是可以查出我從公司電腦裡竊取了些什麼!」我任性的回應著!其實我不該這樣回話,因為我如果真的被關在裡面,我就沒有辦法去蒐證找出證明我清白的證據了。

僵持了約莫10分鐘,福叔和皓恩走進來了,原以為皓恩會站在我這邊相信我,沒想到他卻面無表情的問我「你是不是有找匿名傲天的駭客入侵公司的電腦?」

我有沒有?我當然有,但是我當時是為了要找出強制購買育幼院土地的人,我是為了保護育幼院,你家有什麼機密資料關我什麼事情?但是看著皓恩的表情,我知道我說什麼都沒有用了。我淡淡的回了一句「我不想解釋。」

「你看吧,就跟妳說出身卑微的人手腳都不乾淨,她連品德都不好,Jason趕快把她趕走!我可不希望家裡有賊!」羅夫人咄咄逼人的口出惡言。我沒有做出任何的反擊與回應。

「你們都先出去,這件事我來處理,福叔,你也出去!」皓恩下達指令後,其餘人等陸陸續續離開了,房間內剩下我跟皓恩。我沒有掉淚,沒有難過,我整個人麻木了。我板起臉,眼神空洞的望著窗外「現在呢?你想要怎樣?你不相信我,所以我什麼都不想解釋,我賠不起你們公司的損失,我只能坐牢。」

「你為什麼要找駭客入侵公司的電腦?跟我說實話!」皓恩憋著怒氣問我,語氣中不帶任何一絲的感情。

「因為我就像羅夫人說的那樣,是個手腳不乾淨又沒有品德的人,這樣的解釋,您滿意了嗎?」我不經大腦任由怒火主導我所說出的話。

「是不是育幼院發生什麼事情?你需要錢可以跟我說。」他說

「不需要,我不需要你可憐我!」我回應。

「我是認真的,妳需要錢我可以給妳...」他再度提出他可以給的幫助,但聽在我的耳裡卻是一種羞辱。

「到底要我說多少次?我不要你這樣!」我不假思索的對他大吼。我知道他怒不可遏。

碰!他甩門而去。我,跌坐在床邊,眼裡的淚,緩緩落下。

我被革職了。

在書涵的監視下,我收拾著我初來到這裡時帶的東西,其餘他們幫我準備的任何東西,我一樣都沒有帶走,喔,我還帶走了一樣東西,我帶走了我曾經在這裡有過的美好回憶。

「真沒想到妳是這樣的人,Jason一定是被妳下藥了,才會喜歡妳,妳這個惡魔、不要臉的女人!」書涵完全沒有放過這次可以數落我的機會!

被書涵推出門之後,我轉頭看了看這棟我住了兩年多的房子,這裡曾經有過我最美的回憶,最初的戀情,現在,我只帶走了自己。

仰望著天空,淚併著雨,淋濕了大地,淋濕了我的心.....是該夢醒的時候了....

未完....待續....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Jenice社群生活碎碎念

Jen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