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要愛你-文章圖片.jpg

第二章 我只是你的妹妹

非常豪華的別墅,我待在桌子的這邊,而他跟另外一個男士在我的對面。

「跟我說說你跟你的院長吧」他說。

「為什麼?」我才不要勒,現在在身家調查嗎?工作應該不需要報告身世吧。

「因為我是你老闆」他很嚴肅的對我說。

「.......」我不語。

「卓語庭」,他連名帶性的直呼我的名字,我想他怒了。

「好吧。」我緩緩的,在一個陌生卻救過我的人面前,第一次談我最親的親人-芳馨育幼院院長-卓馨慧。

我叫語庭,從我有記憶以來,就是在育幼院長大,院長就是我的親人,照顧我、教育我以及陪伴我長大的親人。
雖然我不知道我的爸爸媽媽是誰?不知道為什麼他們不要我?但是我其實不埋怨他們,因為在我成長的記憶中,看過太多因為父母離異或是死亡而不得不被送到這裡來的小朋友,我想,對他們來說,曾經有過溫暖的家庭現在卻得自己一個人面對,這樣的經歷對還是孩子的他們更加的難受吧。
所以我想,我還算是幸運的。

別看我現在伶牙俐嘴,我小時候有過一段很長的時間都不會開口說話,一直到國小12歲,才開口說話。
但是不能言語的我並沒有影響到學習。我的記憶、學習能力以及理解力都比同年齡的孩子來得好,
可是始終不能言語的我還是面臨了一些困難,這讓帶我長大的院長很擔心,看遍了大大小小的醫生,都找不到我無法言語的原因。

我第一次開口說話,是因為院長為了照顧及籌措我們育幼院小朋友們的生活及求學費用,太過辛勞,而在房內倒下。當時我是要拿著我學期第一名的獎學金去給院長,推開房門發現院長倒在地上,我去搖晃院長,但是院長沒有反應,我很害怕,害怕院長會因為這樣離開我,所以我不斷的敲打東西,希望可以發出聲響讓院長醒來,但是院長始終沒有醒來。我很焦急,情急之下,我撥了電話跟119求救,可是,我講不出話,對方一直聽不到我的回應,就在他們要掛下電話的時候,我喊出了救命!自此之後,我就會講話了!
那次之後,我就開始注意院長的身體,我本來立志要當醫生的,因為我相信這樣我可以把院長的病醫好,育幼院的小朋友感冒、生病我也可以幫他們醫治,我們就不用去外面的診所看醫生還繳一大堆的錢,當時小小年紀的我是這樣想的。

後來,隨著年齡增長,我也開始半工半讀,貼補育幼院的開銷。所謂的半工半讀,是接案子,幫人家行銷、企劃,也從中培養出我的興趣。雖然接案子收入不是很固定,但是因為我很拼,任何案子,好做的不好做的,我都願意接,只要可以賺錢。所以我雖然年紀輕輕,可是我接觸的案子和參加過的比賽也算是不少。尤其是那些不好做的案子,通常報酬都很高,對很需要錢的育幼院小朋友們來說,這是我最快可以獲利且減輕院長負擔的方式。

他聽著我說,臉上沒有太多的表情。

「繼續,我在聽。」他說。

我想身家介紹這樣應該夠了,所以我開始講我做過的案子,因為我希望他可以相信,我是個值得他請來工作的人,我不會讓他白花錢。

「我做過幾個大型百貨公司的檔期促銷活動,以及一些珠寶展覽的規劃,包括...」當我滔滔不絕,像念經似的把我的工作經歷唸出時...

「停,我不要聽這些!」他出聲阻止我繼續往下的意圖。

「你的工作能力我去調查就有了,搞不好比你自己知道的還清楚。我要了解的是『你』」他說。

我其實很不解,了解我要幹嘛?突然,我的防衛心和自卑感升起。也不管他是我老闆,我脫口問他「你到想要怎樣?」

站在他身後的另一位男士往前一步警告我「注意你講話的方式!」

我忍不住站起身來,「我是來這邊工作的!沒錯,我是欠了你一屁股債,但是我不需要對你做身家報告吧,而且窺探別人的隱私,強迫別人去回憶辛苦的過往,這算什麼?知道我的成長過程要做什麼?這些根本就跟我的工作能力無關!」

那位男士再度往前「你...」

「Jack,沒關係」他,出聲制止他。

「語庭,我相信你的工作能力不在話下,這些不需要你在多做說明,但是我想多認識你,因為我不想留個會吃裡扒外的人在身邊。」他一字一句說出對我身家調查的理由。

「這樣算什麼?你想知道的事情去調查就有了,何必要我這樣赤裸裸的說?而且到現在我連你姓什麼名什麼都不知道,這樣公平嗎?」我對他吼回去。不過事後我回想當時我敢這樣果真是吃錯藥了,他是我的老闆,我竟然口無遮攔的對他大吼大叫!

我有偷瞄到那位「Jack」,我看他一副就是想要把我拆成兩半的模樣。怎樣,老娘可是也學過跆拳道.....一個學期ㄟ,少看不起我了!

他嘆了口氣,「Jack,你先出去,順便把門帶上」。

「是。」路過我的身邊的時候,那位J先生還惡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也不甘示弱的回瞪他。

他換上了半個月前,在我病房摟著我的溫柔表情,走到我的身邊坐下。

「你一定得像獅子一樣嗎?這樣的你很不可愛。」他看著我,柔聲說到。

「你是人格分裂嗎?剛剛還兇巴巴的說『因為我是你老闆』,現在又這樣,到底哪個才是你?」我有點惱羞的說。

「都是我,但是工作上和生活上不可能都是同樣的面相。」他緩緩的說著。

我叫皓恩,羅皓恩,是凱楓國際企業集團的執行長,工作上,他們都叫我Jason,我一直都沒有屬於自己的「生活」。我從小就生活在富裕優渥的家庭中,以培育接班人的方式過著跟同年齡小孩不一樣的訓練方式。我還有一個弟弟,叫皓慈,我們是雙胞胎,但是兩個人個性截然不同。我從小就是資優跳級生,不論做什麼事情,都很容易就完成,甚至對我來說,成功很容易。但是皓慈成績不好,他不愛念書,一切循規蹈矩的事情他都不喜歡。他向來不喜歡走家裡為他安排的路,所以想當然耳的,家族的企業優先接班人是我。小時候我們兩兄弟感情很要好,一直到國中,他知道長輩要把企業讓我接手之後,他覺得他被忽略,於是他更加的叛逆,更加的不受控制也不願意接受任何的「安排」,個性也變得暴躁,一滿20歲,他就離家,至今沒有在回來過,我們也找不到他。父親也在那時候因病而離開,所以我跳級念完研究所考上博士的那年才23歲,就接手家族企業,一直到現在。

他揉了揉眉間,我聽著他的故事,突然也覺得很心疼,很自然的握著他的右手,想給他一些溫暖與支持。他轉頭朝我笑了笑。

天啊,他的笑容真是好看。

「妳知道嗎,妳在醫院休養的那半個月,是我這七年來,到目前為止,第一次的『休假』」他輕聲的說。

「蛤?」我滿頭問號。我記得那半個月,他每天都在測驗我的工作能力(考英文會話能力、叫我畫心智圖,有時候他接完電話莫名其妙叫我提建議...等等),或是要我聽幅叔(住院時那位嚇到我的老人)講公司的規矩給我聽,還有不斷的跟我鬥嘴,這樣算休假?

「在醫院那段時間,我很開心,很放鬆,我想福叔也知道,那是我接手企業之後笑容最多的一段時間。」

「可是,你工作應該很忙吧?怎麼能在醫院跟我鬥嘴半個月?」我狐疑的問著。

「因為我把妳形容的很嚴重,何況我奶奶跟我媽媽人都在國外,天高皇帝遠,網路監控公司就好,不然我哪有可能溜得出來」他壞壞的說著。

「你...#$%^!@....」聽到的當下,我為之氣結。

突然,他把我摟進懷裡,「跟你在一起,很開心,很輕鬆,妳知道嗎?」他的下巴靠在我的頭頂,柔聲說著。

我一時間,心臟漏跳了一拍。照理說,怎麼可以讓一個才認識半個月的男人抱我?!?!可是被他抱著的感覺,真的,還不賴,哈。

突然,他放開我,看著我,告訴我說「進入我的企業,妳一定要加油,我不會包庇妳,也沒有辦法包庇妳,妳得想辦法證明你的存在與價值,妳懂嗎?我希望妳可以留在我身邊,妳就像....」他遲疑了一會兒之後說「我的妹妹一樣。」。

我的心突然痛了一下,在他說出「你就像我的妹妹一樣」時。

我,默默的點點頭,眼中閃過了一絲不易察覺的悲傷。換上笑容,我告訴他「你放心,不會讓你丟臉的,你也要加油唷!」就跟以往一樣,我遇到不開心或是不順利的事情時,我都會揚起笑容,要自己咬牙面對!

「你有住的地方嗎?」還沒有等我開口,他就接著說「等下我請福叔整理一間房間給你,你安心住在這裡。我待在家裡的時間不多,所有的東西,你都可以使用,只有三樓的閣樓不能進去,知道嗎?」

「好,我知道了,謝謝老闆!」我淘氣的回應,他溫柔的對我笑,摸摸我的頭。

 原來,在他心裡,我只是個妹妹。他對我的好,只是因為同情,因為把我當成了,妹妹。

福叔幫我準備了一間,從我出生以來,看過最大的女孩房間,蕾絲的窗簾,粉嫩色的佈置,高檔的筆電,房間裡還有電視、沙發、衛浴設備,而且還有浴缸!天啊,這是總統套房嗎?我站在門口,嘴巴張的大大的....

「唉唷,女孩子要文雅一點,嘴巴別張這麼大」福叔打趣的跟我說。

「衣櫃裡面都幫你買好衣服了,尺寸應該沒有錯,如果有缺什麼妳在跟我說。」福叔慈祥得對我說。

「謝謝福叔」,我撒嬌似的跟福叔道謝。

「對了,我昨天有幫妳回育幼院看小朋友,大家都很有活力唷,小玲還要我跟妳說,她很想妳唷。卓院長那邊,病情有比較穩定了,妳別擔心啊...」,聽完,我不禁鼻酸,希望院長可以穩定下來,等我回去好好孝順您。小玲是貼心的妹妹,我好疼她的。我抽抽噎噎的說著,福叔輕輕的拍著我的肩膀,「早點休息吧」就退出了房間,留我在房內整理自己的情緒。

接著,我都待在這棟別墅,接受福叔給我的公司員工教育訓練,而我,也整整一個禮拜,完全沒有看到皓恩...ㄜ....Jason。

今天,我起了個大早,想說要做早餐給福叔吃,下了樓,卻看到一位長髮飄逸的女孩站在大門口,接著,Jason也進來了,兩個人交頭接耳了一會兒,就往另一個房間走去,沒有在出來。我頓時有些尷尬:會不會Jason帶他女朋友回來,那如果她看到我會不會誤會?我...我突然有些不自在....

「你杵在這裡幹嘛?」福叔突然出聲,著實把我嚇了一大跳!!

「福...福叔早安」,我心虛的跟福叔道早安。

「我早餐準備好了,你趕快去吃吧,少爺說今天要帶你去公司」福叔交代著。

「好。」心裡想著,終於,我要進入皓恩的公司了,要開始我的還債生活了!

為了可以專心當他的奴役....ㄟ....員工,我除了白天有課得到學校去Meeting之外,吃住都在這裡。我吃著早餐,看著財經雜誌,他們一身情侶裝一起走了過來。

「早安,你就是語庭吧?你好,我是安雅」女孩輕聲的與我打招呼。

「你好,我是語庭」我回應著她。真的是很美的女孩,又溫柔又有氣質,她才是皓恩喜歡的類型吧!我心裡暗暗的這麼想。

皓恩走到我身邊,捏捏我的肩膀,「怎麼了?看傻眼啦,趕快吃吧,等下要去公司囉!」

「嗯,我吃飽了,我先去換衣服。」我整個早餐只吃了兩口就離桌了。

「語庭,你...」皓恩大概嚇到了,因為我的早餐看起來就像沒有吃一樣。

「她平常早餐都吃這麼少嗎?」皓恩轉頭問福叔。

「她平常的食量是這些份量的兩倍多」福叔老實的回答。

我穿了簡單俐落的的褲裝,坐在後座,看著早上沒有翻完的財經雜誌,整個車子裡的氣氛很凝結。

進了公司,Jason跟大家介紹了我,讓我進入了他們的網路行銷部門,讓我從基層開始做起。

或許因為我是由「執行長」帶進來的,有的人對我阿諛奉承,有的人對我不屑,但是這跟我都沒有關係,我會證明,就算沒有羅皓恩,以我的能力也會讓你們高薪聘請我進來,我還不需要從基層做起。

果然,我沒有辜負Jason對我的期望,跟同期一起進入公司的新人,我是最快進入狀況,也最快開始帶組接案子的新人,我很快,在一年內就爬到主任的位置。這一年,我非常努力的工作,公司的確也對有能力的人很肯給。這一年我沒有時間可以去看院長和育幼院的小朋友們,我真的很想他們。趁著連假,我想回去跟他們聚聚,所以我第一次,準時下班,請福叔來接我。

車上,福叔跟我說「語庭啊,少爺今天回來ㄟ,妳真的今天就要回中部嗎?妳很久沒有跟少爺一起吃飯了ㄟ」

我淡淡的回福叔「我已經一年沒有回去看院長和小朋友了。況且,Jason有安雅陪著,不礙事的」

我把頭轉向車窗,看著窗外,緩緩的閉上眼睛...

「唉...」福叔微微的嘆著氣...

安雅是皓恩從小就被指定長大要娶的對象,是他的爺爺過世前親自交代的,爺爺非常的疼愛皓恩,所以皓恩接受這樣的安排....

我在房裡整理行李,突然房門被打開,皓恩走進來。

「為什麼要離開這麼久?」語氣中透露了些許的怒氣。

「因為我快要變得不像自己了,而且我很想院長和孩子們」我語調平靜的說這,手上的動作並沒有停止。

他走過來把我抱進懷裡,緊緊的抱進懷裡,我想掙脫,卻徒勞無功。

「是不是公司壓力太大了?」他問。

「不要這樣,放開我」我掙扎。

就這樣僵持了10分鐘,我放棄了。答應他,連假的最後一天假期,我會回來。

未完....待續....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Jenice社群生活碎碎念

Jen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