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妳愛我
圖片來源:http://goo.gl/VS0TJn

愛戀,從來就沒有距離的問題....

打開門,把自己摔進柔軟的床,這裡,我的獨居所,一張雙人床擺著一個枕頭;一個衣櫥只用了一半的空間,一張茶几,陪我工作、吃飯兩年多,生活在間單的裝潢下,獨身粉領的生活,極簡到一個不行!

鈴~...鈴~....

我接起電話,優雅的。

「你準備好了嗎?我大約半個鐘頭後到」電話那頭,傳來誘人的好聽嗓音。

我低頭看看自己,OL的套裝,還有剛剛在床上弄亂的頭髮,我好整以暇的回應他:「我好了,恭候你的大駕」,語調帶著輕鬆卻很客氣。

掛上電話,打開他寄來的包裹,是一件禮服,為我準備的禮服,淺淺的藍綠色,襯著我的膚色,讓我的肌膚看起來更白皙,順了順長髮,隨意拿起髮簪將長髮盤起,帶上耳環,化上淡妝,走下樓,他一身英姿的靠在車門等我...

上了車,他輕輕的說:「謝謝妳!還有,妳今天很美!」我給了他輕輕的微笑,沒有說什麼....

這樣的場景,我跟他一點都不陌生,從兩年前我們第一次相遇,我們這兩條本來應該平行的線,就這麼攪在一起,剪不斷理還亂...

「奶奶~」我輕聲喚著迎面而來的慈祥老人家,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我口裡的奶奶是徐昊的親奶奶,把我當孫媳婦的奶奶,可我永遠也不會是他的孫媳婦,因為徐昊是同性戀!

兩年前的一個晚上,朋友的聯誼趴踢因為臨時有一個女孩兒爽約,我被朋友從宴會招待,臨時推上火坑補了那個女孩的位置,當時坐在我對面的,就是徐昊。

「你好,我是林孇...」說話的同時,我漾著微笑,並大方的對他伸出了手;他戴著粗框眼鏡,穿著簡單的T恤和工作褲,他伸出手握住我的,開口:「我叫吳仁」,而我也不差,穿著條紋洋裝,搭著牛仔小外套,紮著馬尾,全場大概只有我們兩個這樣穿,其他人都穿的很「重視」,女的不是小禮服就是小洋裝,男的起碼也會穿襯衫,還不乏有人穿著業務面試用的西裝來,所以很自然的,我們很容易看到彼此,也很容易就吸引到彼此,但我不是故意的,因為我本來是要來當宴會招待,我會換制服,但他肯定是故意的,因為他不是來當招待還故意穿T恤和工作褲!

跟大家玩玩遊戲,吃吃喝喝之後,我就跑到外面去了,我其實不愛參加聯誼,但是我需要養活自己,所以這是我來當宴會招待的原因。沒想到,他也溜出來了。

「嘿,你該不會是來遞補位置的吧?」我問他。

「你說對了!你好,我的真名是徐昊」,邊說邊拿下粗框眼鏡,對我露出讓我有點電暈的微笑,我故作鎮定,回擊他「為什麼要亂報名字?」還作了翻白眼的動作。

「我也沒辦法,因為報名的那個人真的叫吳仁,我只好報他的名字阿,你呢?」他一派輕鬆的回我。

「我?我可是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的林孇,但我的確也是來遞補的,哈~」我爽朗的大笑,突然,我發現他一直盯著我看....接著,往我靠近,然後,他問:「你很開朗,對不對?」,我無意識的點點頭;「你很喜歡小動物嗎?」,我再次無意識的點點頭,接著他說:「你可以幫我一個忙嗎?」,我也傻傻的無意識點點頭....

接著,我跟他站在一間高級飯店的專屬電梯裡,這是我跟他在那次趴踢之後的第二次見面,間隔兩天!

電梯門開了之後,有一條長長的紅毯,對著一間包廂,我拉著他的手,問他:「我穿這樣是不是不ok?」,他看著我說:「不會」外加牽起我的手...可是我穿牛仔褲外加格子襯衫耶!!!當侍者為我們開門,裡面一大桌的人同時回頭看我們,大約12個人!

我當下有點傻眼,潛意識的想要轉身跑走,他用力將我拉近他的身邊,在我的頭頂說:「別怕,有我在!」

我想,我是在那個當下愛上他的,當天晚上我因為太緊張了,沒什麼食慾之外,還有徐昊的奶奶一直拉著我跟我講話,所以我什麼都沒有吃,回去的路上,在車內,我的肚子很「正常」的咕嚕大叫,然後,在高級飯店之後,我們兩個在夜市吃著我超愛的蚵仔煎以及夏天就一定要吃的雪花冰。

我們越來越熟悉,越來越有默契,一個眼神,一個微笑,我們就知道彼此要表達什麼,但是,即便我們這麼了解彼此,他始終沒有任何表示,我們兩個頂多就是牽牽手,他會親吻我的額頭,但是這些行為都是在參加他的家族聚會的時候,他才會做!

我知道,我是他的擋箭牌,讓他的家人不再為他安排相親,最好的理由與藉口!起初我也不在意,但是他實在對我太好了,體貼、幽默而且溫柔,他可以在我半夜肚子餓的時候,專程幫我買蚵仔煎;也可以為了我工作不順,大老遠從開會地點來聽我哭,這些點點滴滴,我很有感覺,但是他始終都沒有任何其他的表示,直到有一天,我不小心在他的辦公室看到那一幕,我才明白,他為什麼始終都可以把分寸拿捏的這麼好!

那天,我提案成功,開心的想要與他分享,所以我帶了宵夜,還有兩罐啤酒,到他公司找他,當時已經10點多了,我有他公司的專屬電梯感應卡,所以我可以自由進出。因為時間晚了,公司已經沒有其他人了,只剩他的辦公室,門半掩,而我不小心從這半掩的門縫,看到兩個男的相擁,接著另一個男的捧著徐昊的臉,問他:「你願意跟我一起嗎?我一直在等你,一直」而徐昊給了他一個好溫柔的微笑,眼裡滿是溺愛,當下我的腦袋跟被轟炸機炸到一樣,至此,我終於明白,為什麼他的家族聚餐他要帶我去,因為他的家人可能不能接受他出櫃;為什麼他可以對我好、照顧我卻不動聲色,因為我對他來說是絕緣體,擦不出火花的一個朋友,難怪,難怪阿!

那次之後,正好他的家人帶著奶奶到國外渡假,所以有一段時間,都沒有所謂的家庭聚餐,所以我們也沒有藉口可以碰面,而我那次之後,也直覺的躲他,不知道是不是他也有感覺,他沒有邀約我,但是仍然會打電話、傳訊息關心我,只是我也沒有多回應....

後來我們會再碰面,是因為他的奶奶嚷嚷著想見我,說無論如何這次家聚一定要看到我,我本來找了很多藉口,連胖了沒衣服可以這種爛藉口我都不惜拿來用,所以他才會為我準備禮服,但是為什麼他知道我的尺寸?我明明就跟他說我胖了!

「哎呀,孇孇,你終於來了,奶奶想死妳了...」

「奶奶...」我給了奶奶大大的擁抱,徐昊站在我的身後,看著我與他奶奶親暱的互動,接著,他用了不大不小的聲音,但剛好在場的人都聽的到的聲音,包括我:「我有事情要跟大家宣布...」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Jenice社群生活碎碎念

Jen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