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來了!我心裡不斷的滴咕著。這個男人,不管我換到哪個門市工作,他都可以在我到店後的兩天內跟著出現,我真的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幹嘛....

我是小愛,長得不可愛,但有雙會講話的大眼睛,我大概全身上下,就那雙眼睛可以拿出來說嘴,為什麼說自己不可愛?因為我的臉上有一塊顏色很深的疤,範圍大概從左邊額頭沿著左眼的眼尾,呈半圓形的方式,狠狠的附在我的臉上,家境貧困的我沒有辦法去整形美容,所以我從來就不是以臉蛋取勝的,可想而知,當有一個人一直「疑似」跟蹤我在不同的咖啡店遷徙時,我心裡直覺的遇到了變態!

我每次調離開店家都是因為我的臉不好看嚇壞了來咖啡店消費的客人,所以被客訴,我的老天爺,長這樣又不是我願意的,為什麼要這樣折磨我?我也是好好的認真工作,我這是招誰惹誰了我...正當我心裡發著牢騷,店經理喊我了:「小愛,你進來辦公室一下」

當下我心裡警鈴大響,大概又要「遷徙」了,因為我兩天前對著一個小女孩笑,結果她立即、馬上嚎啕大哭,不意外的話,我,應該又被客訴了!

果不其然....

「小愛,我知道這不是你的錯,你在店內的工作各方面都處理的很好,手腳也很俐落,店內的流程也都非常熟悉,可是,已經有好幾個客人來反應,你的臉嚇到小孩子,所以,是不是...」還沒有等店經理說完,我就接話了「經理,沒有關係,我懂得,其實我在這間店已經工作了2年,平均一至三個月就換一間分店,大概我都要全省跑透透了,謝謝公司對我的照顧與栽培,我會辭職!」我有看出經理臉上微微的震驚、微微的不捨,微微的....鬆了一口氣....

收拾完個人的物品,做完今天的最後一天工作,我推開了咖啡店的門,漫步在人行道上,接著,那個「變態」快步走過我的身邊,出其不意的擋在我面前,這時老娘我整個人火氣都冒上來了,還沒有等他開口,我劈頭就大吼:「媽的!現在是怎樣?老娘已經夠衰了,你這個變態是還要怎麼樣?你『祖瑪』我沒錢、沒身材、沒臉蛋,你他媽的現在是想要怎麼樣!」接著當我準備出手,一拳打在他臉上的時候,我突然整個人天旋地轉,眼前一黑,什麼都看不見的就昏了...

當我再次醒來,我全身都是汗,David在我的身邊,緊緊握著我的手,「你終於醒了,還好嗎?」

我眼睛泛著淚,虛弱的靠在他身上,調整了呼吸,平復了心情之後,我告訴他「我又夢到自己是小愛了,還有那個一直跟著我的男人...」

「莉莎...」David心疼的把我摟進懷裡,不知道是不是在夢裡我太用力的生氣,沒多久我又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為了讓我放鬆心情,David請了一個月的長假,帶我到歐洲散心,沒有特別規劃、沒有預算上限,所有的行程都以可以讓我放鬆為主,那次回來之後,我也的確沒有在夢到我自己是小愛,而我也漸漸忘卻了這件事情,直到...

他,站在我的辦公室,就在我的面前,沒有什麼表情,而我看到他的時候,整個人震驚的顫抖了起來!他,夢裡那個,一直跟著小愛遷徙的男人,在我歐洲旅遊回來三個月後突然的出現...

他輕嘆了一口氣,我是少維,你的未婚夫。我腦袋裡轟的一聲,你是我的未婚夫,那David是誰?我緊張的拿出手機,要撥電話給David,可是我的通訊錄裡沒有David!我的通話記錄裡也沒有David!這怎麼可能,我不可能從來沒有打電話給他!這不可能!

我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這個有點陌生又有點熟悉的人,顫抖的問他:那我是誰?

他,少維,緩緩的走向我,慢慢的開口,「你是莉莎,我的未婚妻,兩年前,我們因為一次爭吵,你奪門而出,情緒失控的開著快車,後來與一台貨車對撞,昏迷了半個月之後,你就開始有了小愛的身分。」

他訴說著我難以理解的話,他的意思是我腦袋有問題,撞壞了?所以玩著角色扮演,一下是小愛,一下是莉莎?他很淡定的看著我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

我無法置信的脫口說出:「但是我昨天還跟David一起吃飯,怎麼可能....」

「莉莎,沒有David這個人,昨天睡在你旁邊的人是我,跟你一起吃飯的人是我,這一年半多來,陪在你身邊的是我...」少維說著

「那歐洲旅行呢?我跟David一起去歐洲旅行總不可能是假的吧?!」我失控的大吼!

「你沒有旅行,你這陣子昏迷的頻率比較多,你每次有David的記憶都是在昏迷的狀況下產生的....我們認為你內心深處有一個被壓抑的性格,就是小愛」,此時另一個聲音從我的身後響起,我轉頭,看著那個穿著醫師袍的人,我猜,他大概是我的...主治醫生?

最後,垂死前的掙扎,我問他們「但這裡不是我的辦公室嗎?」

「莉莎,這裡是我們的辦公室,這是我們一起創立的公司。」少維回答著

我在做夢吧?我這是在做夢吧?如果像他們說的那樣,我不就是個現實和夢境混在一起過日子的人?!怎麼可能!這太可笑了,我舉起手往自己的臉頰打下去,少維看到後,一個箭步的衝上來,阻止我揮下第二個巴掌「莉莎,別這樣!」

我幾近崩潰的失控大吼:「怎麼可能!這是怎麼了!我不相信,我到底是誰?啊~~~~~~~~~~~~~」

少維緊緊的抱著我,「是我的錯,是我沒有好好照顧你,是我的錯,我們重新開始,我不會再讓你受到任何一點『傷害』,我們回去好嗎?」我虛弱的看著他,輕輕的點點頭,在他的攙扶下,步出了「我們」的辦公室,回到少維告訴我的「我們的家」。

我躺在床上,不敢入睡,因為我怕我醒來不知道自己會維持莉莎還是變成小愛?如果我又把少維當成David怎麼辦?因為我一直不肯入睡,整個人變得很恍惚,不得已,醫生給我打了鎮定劑,讓我稍作休息...

不知道睡了多久,朦朦朧朧中我聽到少維和那位醫生的對話...

「莉莎現在的狀況越來越不穩定,小愛出現的頻率越來越高,她已經分不清楚現實與幻想,我真的覺得你應該讓他去看心理醫生」

「會發生這種事情,我相信誰都不願意,可是你騙她是因為車禍,等她再次發現真相,你覺得她有辦法承擔嗎?」醫生說著

「你讓我想想,我就是不希望莉莎在受到任何傷害,所以我不想讓她面對這麼殘忍的事實...」少維的聲音聽起來有點痛苦...

「你自己好好想想,她遲早要面對的,紙包不住火,她總有一天會知道的!」醫生說完,整間屋子靜默了好久...

少維進來房間,看著我,溫柔的笑笑「你醒了?還好嗎?有做夢嗎?」我搖頭,咬咬嘴唇,輕輕的開口,「可以老實告訴我,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嗎?我知道我沒有出車禍,我到底是怎麼了?」

少維非常的震驚,時間彷彿在這個空間凝結了,許久之後,少維走過來,抱著我,讓我靠在他的胸口,左手輕撫著的我手臂,緩緩的訴說...

兩年前,我在一間廣告公司上班,忙完之後,我到少維的公司找他,因為已經很晚了,所以公司已經沒有其他人了,只剩下少維的辦公室,總經理室的燈還亮著,我躡手躡腳的靠近,想給他一個驚喜,推開門的剎那,我整個人僵住了,少維跟他的秘書兩個人衣衫不整的在他的辦公桌上做著讓我感到噁心的事情,拿在手上的宵夜也瞬間掉落在地面,這時才驚動了他們....

我憤怒的將他一週前向我求婚所送的婚戒朝他們扔去...

少維推開秘書,慌亂的整理衣服,不斷的喊著「莉莎,你聽我說...」

我衝出去,並沒有出車禍,但是我在酒吧裡喝的爛醉,在回家的途中,遇到不良份子被性侵,在掙扎的過程中,歹徒隨手拿了工地邊的磚塊往我的臉部左上方砸了下去,我當場血流如住...後來我被送到醫院的時候,除了衣衫不整,還一臉驚恐...

少維在警方的通知下趕到醫院,但是當時我認不出是他...

少維摟著我,「你當時認不出我,也不記得自己是誰,可是因為你一直在驚恐中,不吃也不喝,為了讓你可以繼續活下去,所以我們讓心理醫師幫你治療,用催眠的方式,賦予你一個新的角色,讓你可以重新再活下去,本來一週只會幫你做兩天的催眠治療,也就是小愛只會出來兩天,可是後來你越來越認定自己是小愛,到後來,莉莎的角色只有偶而出來,其他的時間都是小愛,你會記得有個人一直跟著你,是因為你以小愛的身分去應徵了咖啡店的工作,我為了怕你會不見,甚至完全想不起來自己是莉莎,所以我才不斷的跟著你」

「而你除了認定自己是小愛之外,你還假想了很多角色出來,包括你口中一直念著的David,甚至把我當成了他...」

我聽著少維說著關於『我』的事情,好像有點不真實,我轉頭看著他,輕輕的笑了,告訴他,「你應該要讓我知道事實的,這將近兩年的時間,你一定很疲累吧?」

少維哭著告訴我「我不在乎你是凶巴巴的小愛還是那個說著非我不嫁的莉莎,只要你願意活下去,只要你留在我身邊,失去一切我都不在乎!對不起,我錯了,如果我不要玩世不恭,你不會傷心欲絕的跑出去,你不會受到傷害,你不需要經歷這些,你不需要,都是我...」

我知道少維難過,我知道這兩年他的難受,只是到現在,我還是不確定到底我是莉莎還是小愛,到底少維才是真的還是David才是真的,我很茫然....

「可以帶我去見心理醫師,讓他幫我解除我的催眠嗎?我想要做回莉莎,我想要重新找回自己。」

治療的這段時間,很辛苦,心裡總是有個聲音,告訴自己不要面對這些,但是,我想要重新開始,我想在哪裡跌倒,就該從哪裡站起來...半年後,我跟少維結婚了,真的去歐洲渡了一個月的蜜月...

我漸漸恢復了原本該有的生活,只是,偶而我還是會問自己:現在的莉莎是莉莎嗎?還是小愛呢?

創作者介紹

Jenice社群生活碎碎念

Jen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