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開了門,把手機拿出來,將包包丟在小沙發上...

3通未接電話-Linna、婷、未顯示號碼

5封簡訊-廣告信、廣告信、信用卡繳費通知、網購訂單確認、課程通知

沒有他。

看著手機上的時間,23點50分...

「還真是完全不擔心我呢」女人心裡感嘆,臉上露出了無奈。

 

正準備撥電話過去的同時,手機響了...是阿偉?!

「喂?」女人出聲。

「你到家了嗎?外面雨好大」阿偉焦急的問著。

看著自己淋濕的頭髮,女人輕聲回答「我沒淋到雨,我累了,掛電話了。」女人拒絕了他的關心。

 

耳邊傳來嘟嘟嘟的聲音。眼睜睜看著她在大雨裡走回家,他知道,她為了他心傷,為了他拒絕打電話關心她的他。

*********************************************************************************

洗完澡,女人還是忍不住撥電話給他,話筒那邊傳來吵雜的聲音

「你在外面嗎?」女人問

「對阿,跟朋友出來吃宵夜,怎麼了?」他回覆著

「喔...沒什麼,我...」女人還想說什麼,

但是男人馬上就接話「沒事我要掛電話了,你早點睡,拜」,女人只剩下嘟嘟聲與她回應。

 

女人哭了,看著自己一天天隆起的肚子,不懂他為什麼永遠像個孩子一樣只顧著玩樂,她在他心裡永遠都不被看見?她也不懂為什麼這樣糾結的日子她仍不願意離開?

 

撥了電話,「阿偉,你明天可以陪我去一趟醫院嗎?」女人問著

該來的還是來了,「你確定?這對你身體不好。」阿偉想說服她把孩子留下,可是沒有成功。

***********************************************************************************

午夜,男人回來。走進房,看著熟睡的她,眼神轉為溫柔

『跟著我,妳太辛苦了,值得嗎?』伸手撫了撫她的秀髮,轉頭看見她3月份的桌曆寫著「產檢」

他心裡大為震驚,眼睛不自覺睜大:她懷孕了?!她竟然沒跟我說!!!

女人翻身,碰到男人的手,醒了,淡淡的問「怎麼來了?」

這是上次那通電話後,他們久違的碰面,3個月後的碰面。

男人問「妳懷孕了?怎麼沒有告訴我?」

女人淡淡的說「沒什麼好說的,我已經處理掉了」

男人還未從震驚的情緒中恢復,突然投下的炸彈讓他再次憤怒

「什麼叫處理掉了?那是我們的孩子!!」

他激動的抓著她的手,驚覺怎麼這麼瘦弱,才發現她的臉色很差...

她吃力的想掙脫他,用力的當下,人又暈眩了,眼前一黑,接著不省人事....

*************************************************************************************

在睜眼,又是熟悉的白色窗簾。女人知道自己又躺回醫院了。

「羚,醒了,哪裡不舒服嗎?」男人握著女人的手,心疼的問著。

女人把手抽離他的關心,別開頭說著「把我住所的鑰匙還我,以後我們之間沒有任何的關係了。」女人心死的說著。

男人聽著,沒有作聲。

「以後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沒人管你去哪裡、沒人會在打電話催你回家、不會有人跟你吵架,你自由了!」女人說著,眼淚從眼角滑落...

此時病房的門開了

「你離開吧,別再讓她痛苦了」說話的是阿偉,Q大醫院的院長。

**************************************************************************************

在阿偉的照顧下,羚漸漸恢復了健康與以往的好氣色。

兩年了,凱始終沒有任何消息。

羚與阿偉保持著某種程度上的距離,但是阿偉卻從不勉強她

這段不算短的日子,他的細心呵護她不是不知道,但是她的心中始終有一個空缺,在兩年前孩子拿掉的那一刻,就存在了。

 

「羚,妳晚上有空嗎?」阿偉問著,他今晚決定要求婚了!他知道她心裡還沒有完全走出來,但是他相信他的的愛可以包容這一切!

「晚上沒什麼事,可是我好累,我想要回家休息....」羚習慣性的拒絕阿偉

「我買東西過去下廚給妳吃,煮妳愛吃的義大利麵,好囉,就這樣,不要再推托了,等等接妳下班」說完,阿偉不等羚拒絕就掛上電話

怎麼這樣啦,羚有些不滿,但是知道阿偉是真心為她好,吃個飯應該還好吧....羚在心裡說服自己

 

走出公司大門,羚正準備打電話給阿偉,卻看到了凱站在她面前...

凱剪了俐落的短髮,顯得精神,雅痞風格的服裝,襯出了他獨有的魅力...

但是他的出現看在她的眼裡,是她無法解讀的訊息

他朝她走去,她直覺得往後退直到腳跟和背靠在玻璃門上,

他,就站在她的面前;她,就映在他的眼裡,兩人對望著,時空瞬間暫停了一般

「我回來了,讓我給妳幸福!」他的雙手搭著他的肩;

突然,她清醒的掙扎著「放開我!你憑什麼!放開我」卻無法掙脫!

 

「放開她!」阿偉握著拳

凱,手沒放下,只是轉頭看著阿偉,「你有什麼資格說這句話?我給了你兩年的時間,我相信你會給羚幸福,結果呢?我看到的還是羚自己一個人上班、自己一個人回去面對滿屋子的寂寞,你給了她什麼!」

被激怒的阿偉,衝過去給了凱一拳,於是兩個人在羚面前大打出手

「就是因為你傷她太深,所以她一直無法接受新的感情...」阿偉一拳打在凱的左臉頰;

「呸,你如果夠愛她,就會讓她接受你...」凱一腳踹在阿偉的肚子上;

兩個人你來我往,完全不把羚當一回事....

「夠了,不要打了,住手,你們兩個都給我住手...」不管羚怎麼喊,兩個人誰都沒有要收手的意思...一直到兩個人打的累攤了,雙雙倒在地上,這場架才結束

最後,是羚開著車載著兩個男人回她的住所擦藥...

**********************************************************************************************

小小的套房,兩個大男人各據一頭,羚幫兩個人準備了冰塊,阿偉則起身,熟門熟路的拿著毛巾、醫藥箱,還幫三個人泡了熱茶...

這些舉動看在凱的眼裡,他知道這兩年來,阿偉是全心全意的照顧著羚,不然不會這麼熟悉這裡的環境...

拿著冰塊的羚,看著兩個男人,不知道該幫誰敷,阿偉體貼的走過來,拿了冰塊告訴羚「我自己來吧,我是醫生,妳幫他用吧」並給了羚一個溫暖的微笑

幫凱冰敷的當下,羚有些不好意思,因為凱直勾勾的盯著她看,羚很不自在,把冰塊放在凱手上,說道「你...你自己敷啦」

轉身進了廚房替三個人下了水餃...

 

餐桌上,三個人,誰都沒有動筷子,各自想著自己的心事....

「羚,我知道你還忘不了凱,但是我也相信這兩年我們一起相處的點點滴滴不是假。我本來就打算今天跟你求婚的,只可惜半路殺出了程咬金...」阿偉說話的同時,冷不防斜眼睨了一下凱

「我不逼妳,如果妳願意讓我照顧妳的下半輩子,月底我的生日請來參加我的生日會,我們一起跟大家宣布我們的好消息,如果妳沒有來,我就知道妳的選擇了,只要是妳的選擇,我都會支持妳,好嗎?」阿偉的溫柔,衝擊著羚在心中建立的城牆....

阿偉起身,走出了套房,留下凱及羚兩個人獨處

 

羚在廚房清洗著碗盤,凱從身後抱住她,親暱的用臉頰輕撫著她的髮,羚推推他,「別這樣」

凱放開羚,由衷的告訴她「我知道阿偉很愛妳,這兩年他把妳照顧的很好,氣色和身體狀況都比以前明顯好很多...可以告訴我,為什麼不接受他嗎?」

羚看著凱,輕嘆了一口氣「我承認,我忘不了你,可是這兩年阿偉對我的照顧,我都知道,我不是木頭,我有感覺...但是這對阿偉不公平,我怎麼能享受著他的疼愛與照顧卻無法給予他同樣的愛,我怎麼能這樣?」說著,忍不住落下淚來...

凱將羚拉進懷裡「對不起,都是我的錯,當初如果我成熟點,不要這麼貪玩,妳不需要承受這些,對不起」

聽著凱說的話,羚終於忍不住放聲哭了出來

那晚,凱沒有離開羚的住所...

************************************************************************************************

美麗的海濱,一處美麗的墓園,兩個人再次碰面

「你還不娶阿?」阿偉戲謔凱,卻望著遠方

「我想娶得已經不在了,所以,不娶了...」坐在輪椅上的凱自嘲式的說著...

「可以不要動不動就吃我亡妻的豆腐嗎?你真的很欠揍!」阿偉說著,思緒飄回了3年前....

 

那晚,羚與凱促膝長談了很久,很多擺在心裡的結也解開了,凱知道自己是浪子,沒有辦法像阿偉那樣給羚穩定的生活及安全感....

其實這兩年,羚已經不知不覺愛上了阿偉,只是心裡對感情的恐懼讓她不願正視她跟阿偉之間的聯繫,其實已經這麼的深....

時間過的很快,接近月底了,凱來找羚,笑著問她「想清楚了嗎?真的不選我?我可是很搶手的!」

羚輕輕笑著「愛耍嘴皮子,走啦,阿偉的生日會要開始了...」

羚坐上凱的車,往自己決定好的幸福之路前進....

 

一切看起來都是這麼的順利,可是在前往生日派對的路上,一輛酒醉駕駛的車,飛快的從右邊狠狠的往羚這邊正面撞擊,衝擊力道之大,讓羚當場死亡,而凱的雙腿也遭到嚴重的撞擊,從此不良於行....

 

在宴會上的阿偉,遲遲等不到羚的到來,耐不住性子的他,撥了電話也沒有人接,本來已經準備放棄的時候,一通電話讓他整個人像是遭到電擊一樣,當他在腦筋空白的狀態下趕回醫院時,羚早沒了心跳和呼吸,只剩下冰冷的屍體以及沾了血的雪白禮服....

凱則還在加護病房急救.....

*************************************************************************************************

深愛羚的阿偉還是與羚舉行了冥婚,讓她成為了他的妻子....

 

每年,羚的忌日,凱跟阿偉都會到這個她專屬的墓園來陪她,三年來,風雨無阻....

 

創作者介紹

Jenice社群生活碎碎念

Jen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